文/邱俐穎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教會我們看淡人生,
社會新聞裡有些自殺的案件或害人的行為,都是因為我們太過於鑽牛角尖了,如果恨得太多,心裡的不快也會讓自己無法恬靜的過一生。
本片延續了上一集的內容討論三位使者的前世,音樂以好萊塢的手法配樂,運用了豐富的管弦樂,引導我們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每件事的前因後果。

▲《與神同行2-最後審判》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提供)

看到最後你會發現故事的主角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要放下心中的不快,才能讓生命中充滿更明亮的色彩。
電影裡透過成造神(古代畫師)利用說書的方式讓我們更能經過思考,做出順勢而為的行為,在電影的一開始藉由趙容弼的歌聲唱出人對天地埋怨的感受,透過歌詞
是誰明白我心裡的熱情 Woo….
投進那冷冷的公路
人只好對風說憤怒
問誰細雨紛飛跟我共舞
我們也產生對於人世間有了很大的疑問,詢問自己為什麼要跟隨到這樣的父母?
為什麼他要與我分手?種種的問題讓我們除了在電影內容以外也在電影的配樂得到了解答。

▲《與神同行2-最後審判》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提供)

電影音樂不一定要有讓人有記憶的旋律,才能讓人感動。
音樂發自於「心」,是一種情緒的表達,有時也是潛意識的延伸,因為聲音具有能量,你的喜、怒、哀、樂都可以透過音樂或是說話傳遞出去,所以利用弦樂(string)單音,讓情緒從每一個音符中擴張,擴張後的情緒,我們明白沒有什麼事是必須擁有標準答案,只有願意不願意。

這讓我想起張曼娟所著的《緣起不滅》每一次的緣滅是為了下一次的續緣做準備。若和自己認識的人相遇,會者定離,去者必反,讓事物保持神性,以敞開的心四周所發生的事物,想通這一切都因為自身的【執念】所產生的,如果可以再一次的機會,會用同樣的模式進行嗎?

與神同行的電影情節發人省思,人物細膩的刻畫使我們看見自身盲點。
江林的角色比擬我們世俗間的刻意、比較、妄造等等的心境。
行為是扼殺快樂的泉源,反之仁者無敵。
解怨脈他選擇做他想做的,不受拘束,自然的沒人可以利用於他,在幫助李德春的當下,他的心靈是舒坦的。雖然我們都說仁者無敵,常保持善良的心,但人生故事的劇情很能預測,故事的情節是否是大家所設想的藍圖,這就不一定了。遭遇困境時,放下心中沈重的石頭,勇敢面對自己的內在,只有真正的面對,才能得到答案。

▲《與神同行2-最後審判》劇照(圖/采昌國際多媒體 提供)

事情過了前年以後之後,也要學會向前邁進
肯定自己,不論你出生在何處,快樂永遠來自於內心的想法。
很多事不是那麼的苦澀,翻轉會看見另一片人生風景,再透過不同的角度觀察,我們就能提升自己的內在,學習原諒別人的過錯,這樣的修為讓我們能夠擁抱生命、享受一切的美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