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特教老師、是一個普通的音樂老師-邱俐穎

文/邱俐穎

我不是特教老師,是ㄧ個普通再普通的音樂老師。

可能是因爲哥哥是身障的關係,我有著同理心。

這一天網路上傳來文字:老師,我的孩子三歲左右。你是在哪教呢?我的孩子有自閉傾向,但個性很溫馴。

我記得小時侯媽媽跟我提過很多人拒絕指導哥哥的事,於是我就請孩子的媽來到我教課的教室了。

第一次我看見小mo,他是三歲左右的男孩,真的很乖巧,看到電子琴很開心,開始用一個手指頭敲著鍵盤,然後我用電子琴彈音樂他會很專心,但他眼神環顧四週似乎還在探索新的環境,他不讓我碰他,只讓媽媽碰。

後來他看到牆後有一些線條,他開始追著線條走來走去,第一堂課我們唱Do但他似乎不是很懂,也不像正常孩子會認真的看著老師,即使老師說著可愛的故事表情相當誇張他卻理也不理,我送他貼紙,黏在他的手上,他因為害怕黏黏所以尖叫了,於是回到家我思考了許久。

這天我逛街,看見有教室在賣小樂器手鐘,於是我買了一整組,到了課堂我請他拿著手鐘,當我彈dododo,媽咪就握住他的手打dododo,並且唱了好多次。

用手鐘以後開始有了小小效果過了幾個月他開始會唱do re mi fa sol,我把手鐘放到不同位置他也能順利找到,甚至我把do-sol手鐘排ㄧ排他可以打出曲子來。

於是我邀請小mo參加聖誕節的表演,那天彩排前要補課,但因為補課教室跟之前上課教室環境不同,所以無法進行,於是那天我沒有執行我的課程。但我很感動,他有配合演出,也沒有大哭,雖然他突然什麼也沒有彈,是媽媽抓他手彈奏但我已經很感動了,因為我還記得哥哥第一次的音樂會慘不忍睹,會站起來彈琴看大鋼琴裡面的構造還自己拍手,還會彈到大笑。

但問題來了,小mo自從表演之後開始的上課,不大會主動的坐在琴的前面練習彈奏,我也很苦惱,媽媽說他喜歡葡萄乾,於是我試著要他彈奏再給他葡萄乾,或把葡萄乾放在琴鍵上,他居然理也不理。

後來我跟媽媽一起討論,發現我上課時沒有給他明確的指示,他會不知道我要做什麼於是這天我到中正紀念堂看表演看到憲兵他們的踏步聲,我突然想到了,但我還沒有急著要實行,因為我想多了解小mo一些。

我讓他在課堂自己做ㄧ個沙鈴,因為我想更了解小mo到底喜歡什麼,我發現小mo有好多的嗜好,他喜歡把東西放進罐子裡,他喜歡東西ㄧ個個投進去的快感,他喜歡旋轉東西,喜歡有節奏的聲音,喜歡線條,並坐在固定的位置不隨便更換,不排斥畫畫,喜歡數字,但他拿東西手指不大靈活,分不清手指的順序,所以1 指2指的交換彈奏他並不了解也不知道怎麼操作。

於是我決定開始像節拍器一樣數拍。

來小mo我們上課了唷!

掀開琴蓋我如以往調了音色,然後放了一些他不熟悉的音樂做背景,因為如果是熟悉的音樂他會一直被音樂拉走,就沒有辦法專心了!小mo等著別人抓他的手,我數123彈,我抓他的手彈do re do,這樣子固定模式操作大概十次,我一樣握著他的手請他自己彈他居然會了也明白我的意思,但他只彈了一次就要離開位置,這時我跟他說不能離開要聽到這幾個音才可以掰掰,他真的很聽話的坐回位置上了。

不是特教老師也能指導唷!因爲音樂無國界!

不要拒絕指導特殊的孩子,雖然他們每個個案不同,喜好不同。但只要能一同討論出適合他們的方法就應該協助他們,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指導的目標是藉音樂訓練他們其他器官的發展,將來在音樂有了成就也能並受到社會肯定,他們也會充滿自信心,讓他們在音樂中學生活,生活中用音樂讓內心豐沛。

儘管未來的學習他們會有他們堅持的事,有許多我們要去推翻的狀況,但如果一直順著孩子讓他們存在他們世界中的溫室,又怎能讓他們進步呢?所以做為音樂老師的我過完年要繼續與家長奮鬥了!

One Comment on “我不是特教老師、是一個普通的音樂老師-邱俐穎”

  1. 您好,我是胡智慧,目前就讀中原大學碩專班諮商輔導組的研究生,我研究的論文是”個別音樂課程中教師面對自閉症譜系 障礙(ASD)兒童教學經驗探索 “。
    我在網路上讀到邱老師的文章,發現您對特殊孩子有獨到的見解與指導技巧,想請問您是否可以接受我的訪談,主要是針對自閉症兒童音樂學習的問題研究,謝謝!
    如果老師願意協助,請問我如何和老師聯絡?
    我的聯絡方式:
    hu 4779738@gmail.com
    手機:0910629083
    謝謝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